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兴趣爱好
当前位置:首页 > 兴趣爱好

如果社会没了信任会怎样?

时间:2017-11-30 14:34:48  作者:  来源:  浏览:8  评论:0
内容摘要:前几天,湖南湘潭产妇因“羊水栓塞”意外死亡,在医院与家属均无明显过错的情况下,竟然酿成一起沸沸扬扬的公共事件。这起事件中,既不存在医院“草菅人命”的现象,也没有家属颟顸延误不配合医疗的情况。医院竭尽所能,家属也相当配合,仅仅因为出现了万分之一的小概率,且现代医学尚没搞清楚的意外情...

前几天,湖南湘潭产妇因“羊水栓塞”意外死亡,在医院与家属均无明显过错的情况下,竟然酿成一起沸沸扬扬的公共事件。这起事件中,既不存在医院“草菅人命”的现象,也没有家属颟顸延误不配合医疗的情况。医院竭尽所能,家属也相当配合,仅仅因为出现了万分之一的小概率,且现代医学尚没搞清楚的意外情况而导致产妇死亡。按说应当是医院安慰,家属节哀,保险公司赔偿的例常处置。殊不料却演变成医院遮遮掩掩,家属聚众围堵,一时间媒体和舆论众说纷纭的“大事件”。

  这件事令我想起24年前所经历的另一起意外死亡事件。1990年,我当时就读重庆大学,我们一帮志同道合的伙伴组织了一次自发的徒步旅行活动,计划暑假时沿当年红军长征的路途,从云南皎平渡徒步到川西松潘县。为了旅途的方便,我们说服了学校方提供支持。学校授予冠名“重庆大学长征路考察团”的旗帜和加盖公章的空白介绍信,确实一路上帮助我们解决了大部分的食宿问题。

  出发20多天后,徒步至四川省石棉县,我们当中的一名伙伴因意外在大渡河游泳溺死。考察团一众队员全是学生,没有带队老师,出现这么大的事故,一方面积极搜救,另一方面立即报告学校。第二天,学校派老师陪同亡者母亲和妹妹一起赶赴石棉处理后事。

  因为这起意外死亡事故,我们这个考察团就地解散,配合老师和家属处理善后事宜,然后各自回家。

  开学返校后,考察团的每一位成员,包括组织者都没有受到校方的任何“处理”,整个事件在石棉县当时处理完毕就关闭了。家属没有因为这起意外事件向学校提出过分的诉求;学校也没有将事件推诿到我们身上,该揽什么责就揽什么责。

  这两起间隔24年的意外死亡事件,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演变路径。其间的差异实际上就两个字:信任。24年前,学校信任我们的陈述,家属也信任学校的解释,一起谁也不希望发生的意外事件平静地处理完成。24年后,医院不信任家属,担心家属“医闹”而遮遮掩掩;家属也不信任医院,认为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责任事故。一起普通的意外死亡事件楞生生地给摆弄成热点新闻事件。

  其实,不仅是这起产妇意外死亡的“意外”新闻源自社会人群之间信任的缺乏;平常我们司空见惯的社会怪象,归根到底也源于人与人之间信任的丧失。像搀扶倒地老人,这样的举手之劳也演变成如履薄冰的高风险赌博,甚至北大法学院也公开声明为搀扶倒地老人的学生提供法律支持来对抗风险。

  诗人北岛在38年前曾经在诗中喊过“我不相信”,现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在日常生活中都身体力行着“我不相信”。我们不相信食品是安全的;我们不相信教育是公平的;我们不相信媒体是诚实的;我们不相信医生是尽职的;我们不相信官员是廉洁的;我们不相信水是清洁的;我们不相信空气是干净的……

  尽管现时代相比于24年前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但是,24年来的经济发展并没有带来相应的社会进步,环境不断恶化,人际间信任逐渐缺失,等等还在上演。现在的大学生且别说以学校名义自行组织徒步旅行,就算是正常的外出教学见习,每个学生都要签署律师精心拟定的安全承诺书,带队教师更是要时时点名,以防学生有任何意外。一些中学为了避免学生出现意外的运动损伤,干脆取消了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20年前,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信任:社会道德与繁荣的创造》一书中谈到,一个社会信任程度的高低成为影响经济繁荣和社会道德的重要文化因素。以企业的运营为例,“如果一个企业里的员工都遵循共通的伦理规范,彼此信任,那么企业的经营成本就会低很多”。同样的道理,一个对他人信任程度高的社会,必然在运行中有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免费计数器)
冀ICP备120042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