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

  • 分享人:套路哥哥
  • 时间:2017-04-21
  • 专栏:鬼故事电台

    鬼故事作为民间文学的一种,具有广泛的社会触及面和丰富的时代内容,应该予以足够的重视,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

    。WwW.nIUBb.CoM。

    鬼故事电台 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

    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1:宿舍里的怪女孩

    我曾经是某所管理学校的一名学员,那时我们的班上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女孩,让我至今想起来还是毛骨悚然!

    我们的学校位于嘉定一个小山区,甚是偏远,因此,学校规定所有的人都需要住校,其实,就算不规定,大家也都会住校的。

    而那个女孩就与我同寝室。她经常都会作出一些令人感到费解的事情。

    例如:刚刚开学不久,大家都还很陌生时,但是,彼此都很高兴,也都非常的热情,也许是因为以后要朝夕相处了吧!

    而她也不例外,可是,她的每字每句都透露着怪异,让人感到捉摸不透,甚至都不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几个星期过去了,当大家都已经很热落了,同年人都知道,象我们这般年纪尤其熟的快,好的快!

    但是,大家却都不太爱搭理她。

    某天晚上,大家疯得正起劲,她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盆水,然后,她把水盆放在了她床边的角落里。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在意,但是,谁也不知道这水她是用来做什么的,也没人愿意知道,大家全都习以为然了,反正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奇怪,总是做些奇奇怪怪的事。

    大家向她看了一眼后,然后就继续疯了起来。这时,她突然开口了:“呃,你们~ 你们想不想~ 和~ 和死去的亲人说话?”

    大家听后全都停了下来!一齐向她望去。

    “怎么样?要不要呀?”她说话有点断断续续的。(就是一字一顿的那种)

    而大家还是眼睛睁的大大看着她。

    “要不要嘛?我不骗你们的,你们要的话,晚上12点,打*******这个号码,然后说出要找的亲人的名字就可以了!”

    大家不做声,看着她。

    “干吗不信我,试试就知道了。”她显得很委屈。说完,便走出了寝室,只留下那盆水。

    “都别理她,她神经!”一个同学说道。

    而疯完之后,大家全累了,也就各自的睡了。这是大概以将近12点之时,但是,特别的奇怪,那天,我是清醒无比,却怎么也睡不着。

    我无奈地数着羊,巴望着快点的入睡,偏偏就是睡不着。

    我眼睁睁看着天花板,心里想起了她说的话,想到这,她还没回来,她每天都很晚回来,我拿起手表借着月光看,已经0 :54了。

    而在我看表的同时,灯亮了,她回来了,整顿好一切后,她关上了灯。但是,她却并没有睡,也没有上床。我眯着眼偷偷看她究竟干什么。

    虽然,我知道这样并不好,但是,我太好奇了,再说,从没人知道,我就当是回例外吧,也许,这样我们能沟通,也能成为朋友。

    只见她走到电话旁拿起了电话,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又放下了电话。然后,她又走向那盆水,蹲下,玩起水来。

    边玩还边说话,“东东,你说,她们为什么不信我,我又没骗人,我只是好心而已。”这时她说话很自然。

    我心想:她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和什么人说话呢?

    接着,她又说:“我也知道啊!可我没病呀!她们一定是把我当神经病了,算了,以后再也不和她们说了,还是你好!”

    “为什么?她们那样的对我,又不相信我,我才不会理她们呢!只有你们才是我的好朋友!”说到这,电话铃响了,她兴匆匆地跑去接,“喂?西西吗?我就知道是你,快来,我们正等你呢!东东已经早来了,快!“说完她把电话挂了。

    我越来越觉得她并不是一般的女孩,突然间,我想起,曾经,我半夜接到过奇怪的电话,只是因为睡意正浓,早上起来就全忘了,而且,还不止是一次两次。

    那电话想来甚是奇怪,里面并没有人说话,而是有一种刮风的响声,每次都是如此,而现在,我才意识到,那其实是找她的。

    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等第二天醒来,仍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并没有向任何人提起,(一直到现在也是如此)我决定晚上再观察她。

    第二天晚上的情形与前一天一样,我认为她是在与鬼交朋友,要不然,她就是真的有病。

    你们说呢?

    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2:红色背包带

    我的大学时代是在北京海淀区的的某个高校里度过的。海淀区集中了北京大部分的高校。而这些学校平均每年都有学生意外的死亡或者自杀。在我们学校,这个数字是2。

    和其他的高校一样,我们学校的教学楼群也是五十年代时期所建造的庄严肃穆的工字楼。幽深的走廊,暗灰色的水磨石地板,深褐色的油漆。为了省电,走廊的电灯都是半压。尤其在白天,从楼外走进楼内时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够适应。

    因为是本校的代表系,所以我们系理所当然地占据了一号楼。毕设的那年,我们的教室在第三层,再上一层就是一号楼的最顶层——第四层。因为很少上课,所以那里除了几个临时的小教室,其它的都是些不知所用的小房间,里边大概都是些早就已经弃置不用的器材,因为算是学校的固定资产,所以也没办法扔掉。

    跟我们同楼的还有其它的几个小系。而对大四的学生来说,成双入对都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工字楼中央的楼梯在第四层楼到了尽头,因为很少有人来,所以这里也成了情侣们幽会的场所。而在第四层楼梯两侧,各有着一个小房间,归不同的指导老师所有。其中西侧的房间是我一个同学做毕设的地方。

    有段时间我和那个同学比较要好,他透露给我说,晚上的时候那小房间外经常有妙事发生,相当的三级,问我想不想看。反正也是无聊,我想偷窥一下又算得了什么。但是竟然连着两个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而第三个晚上,我已经失去了兴趣,但是另外的一个同学(因为不便说出名字,所以分别叫他们C和D)D却嚷着要来,于是这次我们去了三个。

    当晚上九点多钟,有些自习的同学开始往回走了。不久之后我们听到几声低笑,有人上来了。C伸手关了灯,虚掩上门,假装没有人的样子。而我们掀开窗户上的报纸,在黑暗中你推我挤地暗笑。

    这时一对情侣走了上来,四处里看了看,然后就开始肆无忌惮地粘在一起亲吻。男的拿手在女的身上乱摸,女的一边吃吃笑,一边故作生气地用手往男的身上捶。C介绍说这是对面房间作毕设的女生,然后学那个男的往我们这边身上摸,于是我们一边低笑,一边互相又捏又掐,有几次差点叫出声来。

    但是好景不长,那对情侣很快就分开了,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后,男的下楼了。

    那个女生还是很兴奋的,在小房间前的空地上蹦蹦跳跳的。接着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然后伸手在空中去抓。而月光投射到旁边的墙壁上,再加上远处那发黄的灯光,那里其实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我们早就适应了黑暗,但我除了看到她头顶高处一段隐约可见的破电线以外,什么也没有看到。而她伸手象是在拉着什么东西,越到后来她的动作越慢,而且看起来很古怪,仿佛是有人操纵着她的手。我们几个都张口结舌,不知道她在玩着什么花样。

    她最后停下来,动作僵硬地慢慢往小房间那边走。在她快要走进墙壁的阴影中时,忽然转过头来。月光就射在她下边楼梯道的墙壁上,那张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濒死一样恐怖异常,而且分明在看着我们。我们三个毛骨悚然,好像突然置身于荒野坟茔之间,在惊恐中同时往后退。报纸滑下去,遮住了窗户上的小缝,屋子里更加黑暗了。

    整整有三分钟,我们动也不敢动。后来C打开了电灯,我们掀开报纸看了看,外面什么也没有,于是不顾一切的逃了出去。跑到楼下,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回头往上看,那个女生的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黑了.

    第二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传来一个消息,我们系楼里昨天晚上有个女生自尽了,用的是一根军训用的背包带。我问哪个房间,回答说在四层。只有那个房间...

    我赶紧去找C,C脸色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后来有一个月不敢去四层,白天也得有人陪着。当天晚上我们三个先后被人叫去问话,我们都说不知道,实话实说没人会相信,而且会轻易地背上嫌疑。因为我们在那个女生死亡前一个小时就回去了,所以没有再问下去。后来此事怎么处理也没人知道。

    因为害怕,我们三个没有再说起那件事。毕业以后,D靠父母的关系留了京,我和C去了外地。

    去年的夏天我去北京出差,之前我们班上有几个同学跳槽去了北京,而C也在其中。在北京办完事后,把几个在北京的同学统统都叫来,而那天晚上我们一块在中关村的一个酒店边吃边聊。

    而D在学校时就一直是身体虚弱,经常的生病。到现在身体也不是太好,吃饭其间不断的咳嗽。等酒喝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我忽然想起那件事,然后把C和D都叫过来,打算讨论一下那天晚上的那个女生到底在做什么动作,而D咳嗽了一声,疑惑地说:“什么动作?你们两个都没看到吗?”我和C相互惊愕地看了看对方,一再追问。D说:“那个女生在拉一卷背包带,那东西就搭在破电线上。我当时还奇怪背包带怎么有红色的.”

    我和C面面相觑,一齐转身往窗外看,夜色中的中关村小巷,一片的漆黑...

    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3: 夜探乱坟岗

    那年的春天我还在上高中二年级。高二的功课其实是很紧张的,可是对于我们这几个爱玩爱闹的人来说,总是会苦中作乐寻找一丝轻松。于是在老师和同学们眼里,我们就是不爱学习的学生。但是不爱学习并不一定代表是坏学生,其实我们几个人成绩都很出色。这就难免会招来一些艳羡和嫉妒的眼光。试想,当你拼命学习的时候,成绩却不如一个不爱学习的学生,你的感觉如何。当然既然喜欢玩,也就难免有犯错的时候,可是班主任总是会对我们网开一面,他其实也挺喜欢我们的,说我们都很聪明。

    而故事就是从那时侯开始的。有天中午,我们几个人吃完午饭,走在由食堂通往宿舍的路上。几个人开始大谈特谈起来。那种云山雾罩的感觉当成人以后就很少有过了,所以当时印象特别的深刻,谈来谈去的就谈到了胆子大小的问题,于是几人开始各个吹牛说自己的胆子如何如何的大。这个说他走夜路一点也不怕,那个说他村里死人,他还敢去掀死人身上的遮尸布呢。我看了看他们,轻蔑的说道:“这算什么?吹牛有什么用,有本事晚上都到乱坟岗去兜一圈,那我就算你们厉害了。”这里要交代一下,我们的学校是在一个小县城的郊区,外围就是一望无际的农田。距离学校大约一里路的地方,有一处坟地比较集中的地方,我们都称之为“乱坟岗”。当初刚解放的那时侯,很多无主的死尸都埋在那儿。后来一些暴死的人才可能被埋在那里。那里是公认的最神秘的地方,有很多人白天的时候也不愿意接近。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yuedu/170421/41849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