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短鬼故事〗短篇真实鬼故事大全精选

  • 分享人:灰白色的說
  • 时间:2017-04-21
  • 专栏:精短鬼故事

    在现在科技文明发达的今天,鬼故事越来越被人们接受和喜爱,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短篇真实鬼故事大全精选。

    。wWw.nIubB.coM。

    精短鬼故事 短篇真实鬼故事大全精选

    短篇真实鬼故事大全精选1:捉迷藏

    柴静和丈夫离婚后,便带着七岁大的儿子去往南方打工。南方的物价略高于内地,房租价格尤其昂贵。柴静手头拮据,只好在市郊物色了一间廉价的单人房。房东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领着柴静母子来到二楼,把房间钥匙交给了她。这幢楼房共有三层,柴静发现这里通往三楼的楼道口被一面砖墙堵着,于是问房东:“三楼上没有住人吗,为什么要用墙堵着?”

    房东回答:“去年三楼上发生了火灾,房间被烧得七零八落,不便让房客看见,所以封死了楼梯口。”柴静又发现那堵砖墙下面还凿有一个洞口,洞口狭仄,仿佛是供狗猫出入的。

    柴静是本科学历,事业心很强,很快便找到了一份工作。附近没有幼儿园,柴静上班时,只好把儿子小小留在屋里。为了安全起见,柴静离家之前,总是不忘把房门反锁起来。儿子挺乖,虽然一天到晚象囚徒一样被妈妈关在屋里,但是从来不使性子抱怨,安静得像只小羔羊。

    这天傍晚,柴静在公司加了班,回来得很晚。上了二楼,发现锁被撬了,房门虚掩着,儿子小小并没有在屋里。柴静焦急地唤叫:“小小小小,你在哪里?”不久,便听见儿子答应着,从走廊那边跑来,怀里还抱着一个物事。

    柴静虚惊一场,搂着儿子问:“你要把妈妈吓死了!——刚才你上哪里去了?”儿子指着楼上,说道:“我刚才上了三楼,跟人玩捉迷藏!”

    柴静诧异地问:“楼道口不是被封死了吗,你是怎么上去的?”儿子指着砖墙下面的小洞口,说道:“呶,是从这里钻过去的。”

    柴静打量着儿子,心想:“这洞口也确实是只有小孩才能钻的进去。”转而又问:“我上班的时候把屋门反锁了,你是怎么离开房间的?”

    “有位姐姐帮我把锁打开了,然后引我上了三楼;我和那个姐姐整个下午都在上面玩捉迷藏!”儿子回答。

    柴静愈发诧异了,“你是说,有个女孩儿在三楼上面?”儿子点头道:“我下楼时,她还给我了一个洋娃娃!”说着,把怀里的物事递给妈妈。柴静一看,吓了一跳:这是个塑胶洋娃娃,头发和花边裙子好像曾被火烧过,已经焦黑一片,形状极其可怖。柴静又满腹狐疑起来。

    临睡前,儿子忽然向她哀求道:“妈妈,你不要每天都把我锁在房间里,好吗?”柴静没有应声。大约在午夜,柴静被一阵叫门声惊醒,声音很轻,柔声细气的,柴静侧耳倾听。“喂,屋里的小孩,你睡了吗?——咱们出来玩捉迷藏呀?”

    柴静壮着胆子下床开了房门,却看见一个身影迅速跑向楼梯口,从洞口钻了进去。柴静看得很清楚,那正是一个小女孩的背影。

    次日早上柴静拿着那个烧焦了的洋娃娃,来到楼下,找到了那个房东。柴静劈头就问:“三楼上面是不是住着一个小女孩儿?”

    房东老头看着她,眼神颇为奇怪,否认道:“什么小女孩?——”柴静把洋娃娃让他看,“这是那个小女孩儿给我儿子的东西!”

    房东接过洋娃娃,看了半晌,方才奇怪地说:“咦,这是我外孙女以前的玩具,怎么到了你的手里?”柴静没有回答,却说道:“这么说,三楼的那个女孩,就是你的外孙女了?”

    “这不可能,”老头黯然说,“我的外孙女在去年就死掉了,死于三楼的那次火灾!”

    “那么楼上的女孩究竟又是谁?”柴静愈发诧异了,大声问道。房东这时的表情忽然变得不耐烦起来,向她说:“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打听!”之后便再也不说话了。

    柴静断定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她来到对面一家店铺里,向人打听那房东外孙女的情况。

    店铺的老板也是刚搬来这里,有关去年的那次火灾,他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这位老板说,那个房东以前有个女儿,名叫姚春丽,是个残疾人,一年之前,她和她七岁的女儿就住在对面的楼上。那姚春丽外出的时候总喜欢把女儿反锁在房间里,以为这样就能保障女儿的安全。不料有一天,三楼房间里忽然起了大火,小姑娘被困在里面,本来她有机会逃生,但是房门却被母亲紧紧反锁着。等到扑灭了火,大家破门而入,才发现小女孩已经奄奄一息了。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你不该把我锁在房间里!

    “这么说,那女孩确实已经死了?”听完后,柴静这样问。那老板点点头。一时间柴静感到毛骨悚然:昨天晚上莫非遇见鬼了不成?

    柴静又买了一把新锁,上班时候照旧把小小锁在房间里。傍晚回家,柴静赫然发现,门上的锁又被撬开了。这时,她听见儿子小小在房间里同人说话:“姐姐你藏好了吗?——我闭上眼,数到五十,就出来捉你!”显然,儿子是跟人在玩捉迷藏。柴静一时间心惊肉跳,忙闯进房间,看见小小闭着眼,坐在床上,正在数数儿。柴静大声问儿子:“你是不是和那小女孩在做游戏——她人呢?”

    小小依旧沉浸在游戏中,笑着说:“她就在我们房间里,你等着,我数到五十,咱们一起来捉她!”

    房间里四面徒壁,唯一的藏身之处只可能是在衣架后面,柴静挪动衣架,果然看见后面藏着个女孩,背对着柴静,仿佛在发抖。柴静也是心惊胆战,开口问:“你是谁,在这里干嘛?”

    这时,那女孩忽然尖叫着跳了起来,一把将柴静推倒,然后夺门而出,显然是逃向三楼去了。柴静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心想:“这女孩到底是人是鬼?——如果是人,小小年纪哪来的那么大气力,竟然能把一个成年人推倒在地?——莫非她真的是鬼?”

    柴静再也不敢怠慢了,来到楼下,再次质问那房东老头:“你的外孙女是不是还活着,一直就住在楼上?”房东用不解的眼神望着柴静,反问道:“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柴静冷静下来,把这几天遇到的情况告诉了房东。房东听完,想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这么说,你每天出门上班,都要把自己儿子锁在房间里?”

    柴静点点头,房东又说道:“难怪如此,难怪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你说的‘她’究竟是谁?”柴静更迷惑了。

    房东苦笑着,说出的话令人惊悚,“她是一个被鬼魂索债的人!”

    房东拿了一把锁,领着柴静母子上了二楼,嘱咐了一番,然后把小小一个人关进房间里,外面用锁锁上。而他和柴静却来到对面的一个房间里,关了门,从窗口向外面观察。

    不久,小小依照房东的吩咐,在房间里佯装惊慌尖叫:救命啊,谁来救救我!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小女孩下楼来了。她来到门前,显得惊慌失措,急欲打开那把锁,甚至不惜用牙齿**。她向屋内喊叫:“别怕,别怕,我这就来救你!”说完又迅速跑到楼上,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把撬杆。锁被撬开了,女孩跑进屋里,抱着小小,浑身颤抖,仿佛刚刚解救了自己的亲人一般。

    柴静在这边疑惑不解,悄声问房东道:“这女孩儿究竟是谁,——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房东长叹一声,说道:“你看到的她,并不是一个小女孩儿,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她就是我的女儿姚春丽……”

    原来,房东的女儿姚春丽是个侏儒,从她七岁那年,就不再长个儿,一直到成年,身量和嗓音一直象稚气未脱的孩子。她这样的条件当然找不到一个好老公,二十岁时,她同一个农民工结婚,不久便遭到抛弃。这次短暂的婚姻却给她留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她对女儿爱逾性命。

    ——就在去年,那场火灾夺去了女儿的生命,姚春丽认为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刻骨的丧女之痛和深深的负疚感导致她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她把自己封闭在三楼房间里,整整一年足不出户。

    直到后来,柴静带着儿子来这里租房。柴静每天都把儿子小小锁在房间里的举动深深刺激了姚春丽——当初正是姚春丽同样的举动导致了女儿的丧生,在潜意识里,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将孩子锁进房间里的行为,于是柴静每次出门,姚春丽都要把门锁撬开,并邀请小小同她一起玩耍,由于她的身量短小,孩子和大人都把她当做了小女孩,从而也导致了数天来发生的一系列诡异事件。

    这时,房东和柴静依旧在趴在窗前,向外面窥视。只见姚春丽轻轻地抚慰着小小,不久,小小竟然睡着了。

    姚春丽坐在床前,像是看着自己的女儿,轻轻哼起了摇篮曲;唱着唱着,忽然泪流满面,这时,她说了一句话,柴静听得很清楚。

    “你放心,从此后妈妈再不会单独把你锁在房间里了!”

    短篇真实鬼故事大全精选2:雨夜惊魂

    李诺终于指挥钟点工将刚装修完的房间清洗干净。这座两层楼的半山别墅只是将格局稍微修改了一下,就差不多用去了李诺的所有积蓄。

    但此时,看着主卧室玫瑰花色的窗帘,他的嘴角边掠过一丝不觉察的笑容。这完全是按别墅女主人——丽莎小姐的喜好改装的新房,据说她在好几个城市还有不少房产。再过几天,丽莎出差回来时,这里将成为李诺和她的结婚新房,丽莎答应李诺结完婚就将这座房产的产权过到他名下,所以这笔小小的装修费花得绝对超值。

    作为一名普通高校毕业不到三年的IT工程师,李诺十几万元的财产中,还有一部分是老妈凑的,但他清楚如果没有这笔投资,恐怕靠自己一辈子都住不上这样的别墅。现在,他苦煞心机的梦想终于快要实现了。

    可能是近一个月的装修忙得太累了,冲完凉,李诺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席梦思上,很快就进入了朦胧状态。

    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淅淅沥沥的雨声,迷糊中他翻了个身,这时他似乎看到窗外有一个人的剪影,那个人影手里打着一把伞,他似乎还听到了一个男人的轻轻叹息声。

    李诺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玫瑰色的窗帘被空调风吹得轻轻摆动,他撩开窗帘,窗外什么都没有,地上也是干的,根本没有下过雨的痕迹……可是刚才却明明听到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啊,李诺纳闷了。可由于太困,他一躺下又很快迷糊上了,可一迷糊他又听到了窗外的雨声和男人的叹息声,但他撩开窗帘却又什么都没看见。

    可是这样的事谁会相信呢,而且对于他要和丽莎结婚的事,同事们都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他,所以他现在不能跟谁说自己已经住到丽莎的别墅里了。

    他一宿没睡好。可是第二天一早管理处的保安告诉他,他们昨夜在别墅周围守了一晚上,也没看到什么异常。他只好先在别墅区门口打了一辆的士到公司,丽莎出差时把那辆新的凯迪拉克也开走了。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yuedu/170421/51632539.htm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