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嫁衣的故事〗关于嫁衣的鬼故事

  • 分享人:撕心裂肺的想
  • 时间:2017-04-21
  • 专栏:关于嫁衣的故事

    嫁衣或许有的人认为这是一件很喜庆的事情,然而那些嫁衣的鬼故事你知道多少?下面是我们为大家准备的关于嫁衣的鬼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关于嫁衣的鬼故事一

    在一座古色古香宅院的房间里,一位面容姣好却一脸绝望的眼神,她轻轻地抚摸着挂在她眼前的红嫁衣,回想着成亲的那个夜晚。她幸福的依偎在男子怀中,男子抱着她说:“卿蓉,你终于为我穿上这件红嫁衣了,今后我陈世国定不负你。卿蓉我以你身上的嫁衣为誓,今后我只爱你一个,对你一个人好,不会娶别的女人,我若负你定将死无葬身之地。”

    被唤为卿蓉的女子感动的闪着泪光,用她那葱玉般的巧手捂住他的嘴巴说:“夫君,莫要发这种誓言,妾身相信你便是。”

    相爱了几年以为可以永远在一起,可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使他们误会重重,最后却要以恨来收场。

    “WWW.NiuBb.COM。

    卿蓉流着眼泪看着嫁衣,曾经的恩爱彷如昨天,可是现今,他却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对自己不闻不问,甚至要将自己休掉,早知如此当初为何要一时心软让她进门,现在可好孩子没了,夫君也成了别人的,而自己即将成为弃妇。

    流着眼泪她穿上了嫁衣,坐在梳妆台前,仔仔细细的为自己化了个美美的新娘妆,梳上新娘头,在戴上凤冠。望着镜子里毫无血色的人儿,鲜红的嘴唇,在看看身上的嫁衣,胸前绣着合欢花,裙底绣的是几只鸢鸭。

    她对着镜子笑了笑说:“夫君,你曾说过永不负我的,你食言了,所以我会让你的誓言成真的,艳娘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然后拿出一瓶毒药喝了下去,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一年前,陈世国刚和卿蓉成亲不到两个月,就在一些朋友的起哄下进了青楼,原因是他的那些朋友说他是个妻管严,老婆说那不能去就不能去,为了面子他鼓起勇气进入了青楼。

    从那以后他就被青楼的一位红牌妓女艳娘给迷上了,为了能和她在一起,他不惜花重金为她赎身。而艳娘则是为了进入陈家,她骗陈世国和他的母亲陈老夫人说自己已有身孕,无论如何都要让她进门做妾。

    虽说让一个风尘女子进门时一件丢人的事,可是为了陈家的骨肉不至于流落在外陈老夫人这才答应让艳娘进门做小。

    而陈世国也去找过卿蓉在她面前认错,求她原谅,也求她成全。她伤心的望着自己深爱了几年的人,她提出想见一面艳娘,当卿蓉见到她的那一眼连自己都对艳娘的美貌给迷住了,雪白的肌肤,美如天仙的脸,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夫君为什么会迷恋她了。

    就这样艳娘如愿以偿的进入陈家的门,刚开始她对卿蓉那是情如姐妹,卿蓉对她也算是情如姐妹。可是谁曾想到艳娘为了自己在陈家的地位,刚开始她故意在卿蓉面前摔了一跤,然后勾结外面的大夫说孩子已经小产。这让卿蓉心里是万分的愧疚,她以为是她不小心碰到了艳娘才是她小产的,她哪知道这一切都是艳娘使得计呢!

    事后陈世国狠狠的骂了卿蓉一顿还说卿蓉是个毒妇,是她故意把艳娘的孩子给弄掉的。可不管卿蓉哭的有多伤心再怎么解释他都不听,而在艳娘小产的月子里卿蓉每天起早贪黑的去给她当丫鬟使,可陈世国对她的这种行为则认为是她在演戏,在假好心。

    后有一次卿蓉不小心看到艳娘与府里的一个下人有染,可是她傻到相信艳娘的话,相信她只是一时的糊涂,后来艳娘就让人到处撒播谣言说,卿蓉与下人有染,而下人也被艳娘给收买了。

    卿蓉一次次的解释说是艳娘与那人有染而不是,她的这些话让陈世国对她是越来越不顺眼,还说她连妓女都不如,而陈老夫人看着原本老实本分的媳妇竟然也能做出这伤风败俗的事,气的直让陈世国休了她。

    事后陈世国狠狠的骂了卿蓉一顿还说卿蓉是个毒妇,是她故意把艳娘的孩子给弄掉的。可不管卿蓉哭的有多伤心再怎么解释他都不听,而在艳娘小产的月子里卿蓉每天起早贪黑的去给她当丫鬟使,可陈世国对她的这种行为则认为是她在演戏,在假好心。

    后有一次卿蓉不小心看到艳娘与府里的一个下人有染,可是她傻到相信艳娘的话,相信她只是一时的糊涂,后来艳娘就让人到处撒播谣言说,卿蓉与下人有染,而下人也被艳娘给收买了。

    卿蓉一次次的解释说是艳娘与那人有染而不是自己,她的这些话让陈世国看她是越来越不顺眼,还说她连妓女都不如,而陈老夫人看着原本老实本分的媳妇竟然也能做出这伤风败俗的事,气的直让陈世国休了她。

    再后来不管卿蓉如何的任劳任怨陈世国对她不是打就是骂,还让她做下人做的事,府里的下人对她也是百般羞辱,以至于她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

    在一次挑水的时候艳娘故意把吃过的香蕉扔到她的脚下滑了一下,她当时那是钻心的疼,她求他们为她找个大夫看下,可是艳娘却和陈世国在边上看着痛苦而向他们求救的她人无耻的开怀大笑,她绝望的看着他们,终于在他们的笑容中她昏过去了。

    醒来后才得知孩子没了,她哭了好久好久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来看过她安慰她,她狠,她狠陈世国对她的无情,狠艳娘对自己实计想把她害死,如今她的愿望实现了。

    七天的时间很快的就来了,卿蓉飘着身体进了陈府,陈府一点办丧事的是也没做,她知道在她死后,他们就把她的尸体扔到后山去了,对外说是卿蓉与人私奔了。

    飘进陈世国和艳娘的房间,看着两具交缠的身体,卿蓉笑了,她就这么一直看着在床上的两个人忽然间觉得房里的气温变得越来越冷了,他们起来想去在那条被子,可是却完全动不得了,他们被吓到了。穿着一身红嫁衣脸色一片惨白嘴角流着血的卿蓉就站在他们眼前。

    看着他们害怕不停的跪在地上求饶的样子,她笑了,笑的花枝招展,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以前也是这么求过他们的,可是他们呢?骂她连妓女都不如。

    今天她可以为她那没出世的孩子报仇了,她笑容满面的飘到艳娘的身边伸出手狠狠的撕下她那漂亮的脸蛋,听到那惨烈的哭喊声,她笑的更开行,而陈世国看着艳娘已经血肉模糊的脸,眼睛不停的放大,恐惧的而又害怕的爬到角落,拿起挂在墙上的剑,一直向卿蓉砍去,可是不论怎么砍卿蓉还是微笑的站在他面前......

    第二天官府来人把已经发疯了的陈世国给捉了起来,几天后就被斩首示众了,因为他杀死了艳娘,还砍伤了府里的几个下人......

    关于嫁衣的鬼故事二

    七月半,鬼门开,若是在七月半自杀会怎样呢。

    一千年前,他吻过她的额头,说:“影儿,等我。”她哭的梨花带雨,站在路边,看他骑马进京赶考。她最相信的就是他,相信他高中以后可以接她进京,娶她为妻。

    一千年后,一长相帅气学习超好但是天天不学习的男生拍了拍他正在呼呼大睡的同桌,直接把一只MP3的耳机塞在同桌耳朵里,同桌懒洋洋的一翻身说:“你干嘛,自己不听课不能让别人不睡觉啊。”“哎呀,你听听,这是我说的那首歌。”他同桌拉过耳机,听里边传出崔子格的声音:那年仲夏 你背上行囊离开家 古道旁 我欲语泪先下 庙里求签 我哭诉青梅等竹马 求 菩萨保佑我俩……

    他们青梅竹马。他走后,女孩家中知道女孩喜欢他,但是也知道男孩一旦高中一定不会再回家娶她,就算是回来娶她那她也过了结婚的大好年纪。女孩家便不断的托媒婆给女孩说媒,但是女孩笑笑拒绝:“我和他十七年,从小天天光着屁股在一起,我不相信他会不要我。”

    那个男生同桌听完那首歌把耳机给他放回去:“是挺好听,但是你个大男生,听这么抒情的歌也太那啥了吧。”那个男生瞥了她一眼:“你也太不懂情调了,亏你还是女生,好歹咱俩还是青梅竹马呢……”“张烨磊,你够了,啰啰嗦嗦啰啰嗦嗦,真不懂那些跟在你屁股后边的女生咋就看上你了。”“像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得得得,stop,周末我妈让你去我家吃饭,你和那些小姑娘吹去吧,就这样,我先走了。”“诶诶诶,于莹莹,你别走啊,我还就是喜欢跟你说呢。”

    女孩一直没有男孩的消息。不管如何他都应该给我写信啊,女孩心里想着,也总是站在村头,期望有什么奇迹出现,女孩家里只是心疼,有个很喜欢她的小伙子她也是不理。她每天都是那样站在村头看,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人给女孩送来一封信。

    班里哄堂大笑,确实,在别人面前男孩总是一副冷冷的样子。在所有人眼中,他们真的是郎才女貌,只是于莹莹或许是因为家境好一些总是有大小姐脾气,班里人缘并不好,只是男孩天天跟在她后边,虽令众多女生嫉妒,但是男孩眼中并没有其他人。

    女孩看是男孩寄来的信,迫不及待的拆开,又是很俗套的剧情,男孩高中成为状元,又因长相帅气,笑起来也是很阳光,被当朝皇上的长公主看上。但是男孩像皇上和公主说明了自己在家乡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准备接进京的。

    于莹莹其实心里并不是十分的反感张烨磊,只是因为张烨磊总是宠她,总是跟着她,她过得自在,优越的家庭让独生女的她变的很随性。手机响起,她拿出手机看到一个陌生号码来的短信:不要觉得自己多了不起,不喜欢张烨磊就不要再缠着他好吗。于莹莹心里竟然有了醋意。

    皇上理解他,答应不把公主嫁给他,但是公主不依,天天茶饭不思,水米不进。皇上没办法,单独召见他:“你想清楚,公主可是千金之体,和你那个未婚妻,谁更重要,如果你娶了公主真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于莹莹打电话给张烨磊:“谁那么喜欢你啊,还讽刺我,我直接呵呵了,老娘可不是缠着你不放是你要来缠着我。”那边张烨磊没来得及说什么,于莹莹挂断电话。

    他很清楚皇上是什么意思,以他的状元身份已经可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但是皇上那么说,难道……?他没有继续想下去。皇上见他不再说什么便让他回去自己再想想。

    于莹莹回到家很快把这事给忘记了,但是张烨磊却以为于莹莹生气了,直接收拾东西去于莹莹家,于莹莹开门以后说:“还没都周日呢,你咋来了。”于莹莹的妈妈倒是特别开心的把他拉进来,对于莹莹说:“你这孩子咋说话呢。”转头又对张烨磊各种夸。

    人都是自私的,他有了娶公主回家的念头,但是又摇摇头:影儿等了我三年,我怎么可以负她。算了,影儿重要,前程固然也重要,等以后日子长了,我和公主还有皇上商量娶影儿做妾,一样没有负她一样的可以对影儿好。

    于莹莹说:“妈,我和同学出去吃,你留张烨磊在家吃吧。”说完转身就走出去。张烨磊接着也跟上她跑出去。“阿姨,我陪莹莹。”便转身跑去。“诶,莹莹,你这孩子,哪有你这样的,平时我咋教你的……”“你的女儿就这样,不喜欢我让别人当你女儿。”于莹莹的妈妈气的也是不行,只能由他们自己去。

    想到这里,他便提笔给影儿写了封信,告诉她自己想法,影儿看到这封信的一刹那感觉天旋地转,她越想越恨,想让自己静下来确是静不下来,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来。终于有一天,就是七月十六的早上,在她爸爸妈妈给她送饭的时候看到她上吊自杀,穿着嫁衣,只不过不同于其他嫁衣的是那嫁衣是白色的,手里有一份咬破手指写的信。

    于莹莹哪有什么朋友,只是自己在街上胡乱逛着,一时赌气跑出来,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张烨磊想带她去饭馆,但是于莹莹不肯,也是不肯回家,然而戏剧性的于莹莹只是推了他一下他却把生命结束在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的车轮底下……

    历史的车轮渐渐重合。同样的是人命。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yuedu/170421/81335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