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那点事儿〗大学那点事儿(一) 作文

  • 分享人:乞討radic
  • 时间:2017-06-19
  • 专栏:大学那点事儿大学那点事儿 微电影大学那点事儿全集

    大学那点事儿(一) 作文

    大学那点事儿(一) 作文的参考答案

    12年的九月,我踏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告别了生我养我18年的地方。

    “wwW.nIubB.COM。

    起初很兴奋,就像刚出世的哪咤,看着窗外飞快后退消失的花木,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地方终有一天会成为自己最大的牵挂,只觉得列车会开王一个新的世界,在山的那边,就像海子写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此美好。

    出了车站,心里总抑不住一股莫名的兴奋。但几分钟之后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对于两年后的我来说,依然如此清晰,恍如昨日。一个老太太抱着一叠地图,走向我们,向我们推销武汉的地图。这实在是件很小、很正常的一件事,在中国,甚至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天都会有无数类似的事情在发生,无数类似的人在活动,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生活,为了生存。然而,这位老太太在向我们多次推销无果后(因为我们有校车迎接,不需要地图),终于成功地被我们激怒了,她操着一口纯正的贵州话向我们吼叫道:“你们贵州人就是穷,三块钱的地图都买不起!”说起来,他乡遇故知本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更何况自己初到武汉接触的第一个人便是家乡的人,但两年后自己回想起那时的情景,依然是哭笑不得。

    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滑稽,就像一场戏。

    紧接着便是忙着办理一系列入学手续,因为自己一个人,什么都得自己亲力亲为。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自己那时都十八岁了。

    因为提前一天到校,路途遥远,我也没有带上自己的铺盖。我把自己的行李扔在了一个靠窗的床位上,睡觉却成了自己最头疼的问题。宿舍的铁架床上,只剩下几块铺满灰尘的木板,也不知这样躺了多久。

    武汉果然没有辜负她的“火炉”的美誉,九月的天,依然赤着炎热。那晚宿舍就我一个人,我将宿舍的四张凳子排成一条线,躺在上面,没有多少思家落寞的思绪,火车上十几个小时不合眼早已使我疲惫不堪,——我很快就睡着了。

    就这样,简单地,我在武汉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第二天,室友陆陆续续都搬进来了。

    他们差不多都是爸妈陪着一块儿来的,这是我猛然想起,自己貌似很多年一个人了呢,从高中到邻县念书。但也只是想想,自己终究是要一个人去闯的。

    大学也开始向我们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说起来,对于我而言,大学只是放大版的高中生活。校园放大了,交际圈放大了,自己的自由也放大了。

    开始也会有学长来告诉我们,大学该怎么过,拿奖学金,好好玩,恋爱……众说纷纭。甚至有那么一段日子,自己很是反感大学的教育,每天都是啃书本,然后考试,然后考级。简直无聊至极。

    大概也是在那个时候,自己开始和一帮朋友玩骑行。

    在此期间,有欢喜,也有不愉快。甚者,险些丢掉自己的小命,但每次都化险为夷。有人说,年轻人总要经过几次摔打,才会长大。我经历了无数次摔倒,却依然放弃不了,这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

    九哥说:你不出去走走,你就以为这就是世界。这话说的很直白,但我却没来由的认同,奉为信仰。

    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不是学长口中的拿奖学金,也不是爱情,而是能够参军历练两年,然后骑行一次川藏线,去看布达拉宫。13年的时候,湖北空军来学校招收大学生入伍,我鼓起勇气领了报名单,那天晚上给妈打了个电话,她没同意,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默默地把那张填好的表撕掉,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或者发生了,与我无关。

    骑行计划也在遭遇一些不幸的事后,暂时搁浅了。

    再后来,自己也成为了一个学长,开始有了倚老卖老的范儿。但我却是不敢随便发言,我不想他们成为我失败的复制品。正如《中国合伙人》里孟晓俊所说的,没有人会告诉你该怎样去生活,因为生活是自己的,答案该由自己去寻找。

    大学的路自己已经走了一半了,我不能说自己走的是对或错,因为思考过去然后暗自哀叹实在是件无聊而没有意义的事。就像三月的樱花,美与不美都已成过去了。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2014年11月17日涂鸦这些文字,无悲无喜,仅以记录大学那点事儿。

    至此,过去就真的只是过去了。

    2014年11月17日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yuedu/170619/50748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