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诗歌散文〗伤感诗歌散文

  • 分享人:〆朝阳花deg
  • 时间:2017-07-13
  • 专栏:伤感诗歌散文诗歌散文现代诗歌散文

    伤感诗歌散文

    仍然

    你舒伸得象一湖水向着晴空里

    白云,又象是一流冷涧,澄清;

    许我循着林岸穷究你的泉源:

    我却仍然怀抱着百般的疑心

    对你的每一个映影!

    你展开象个千辨的花朵!

    鲜妍是你的每一瓣,更有芳沁,

    那温存袭人的花气,伴着晚凉;

    我说花儿,这正是春的捉弄人,

    来偷取人们的痴情!

    你又学叶叶的书篇随风吹展,

    揭示你的每一个深思;每一角心境,

    你的眼睛望着我,不断的在说话;

    我却仍然没有回答,一片的沉静,

    永远守住我的魂灵

    那一晚

    那一晚我的船推出了河心,

    澄蓝的天上托着密密的星。

    。WWW.nIubB.Com。

    那一晚你的手牵着我的手,

    迷惘的星夜封锁起重愁。

    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

    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

    到如今我的船仍然在海面飘,

    细弱的桅杆常在风涛里遥

    到如今太阳只在我背后徘徊,

    层层的阴影留守在我周围。

    到如今我还记着那一晚的天,

    星光,眼泪,白茫茫的江边!

    到如今我还想念你岸上的耕种:

    红花儿黄花儿朵朵的生动。

    哪一天我希望要走到了顶层。

    蜜一般酿出那记忆的滋润。

    哪一天我要跨上带羽翼的箭,

    望着你花园里射一个满弦。

    哪一天你要听到鸟般的歌唱,

    那便是我静候着你的赞赏。

    哪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花影,

    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山中一个夏夜

    山中一个夏夜,深得

    象没有底一样;

    黑影,松林密密的;

    周围没有点光亮。

    对山闪着只一盏灯———两盏

    象夜的眼,夜的眼在看!

    满山的风全蹑着脚

    象是走路一样;

    躲过了各处的枝叶

    各处的草,不响。

    单是流水,不断的在山谷上

    石头的心,石头的口在唱。

    均匀的一片静,罩下

    象张软垂的幔帐。

    疑问不见了,四角里

    模糊,是梦在窥探?

    夜象在祈祷,无声的在期望

    幽郁的虔诚在无声里布漫。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

    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新鲜

    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秋天 这秋天

    这是秋天,秋天,

    风还该是温软;

    太阳仍笑着那微笑,

    闪着金银,夸耀他

    实在无多了的

    最奢侈的早晚!

    这里那里,在这秋天,

    斑彩错置到各处

    山野,和枝叶中间,

    象醉了的蝴蝶,或是

    珊瑚珠翠,华贵的失散,

    缤纷降落到地面上。

    这时候心得象歌曲,

    由山泉的水光里闪动,

    浮出珠沫,溅开──

    山石的喉嗓唱。

    这时候

    满腔的热情

    全是你的,

    秋天懂得,

    秋天懂得那狂放──

    秋天爱的是那不经意

    不经意的凌乱!

    但是秋天,这秋天,

    他撑着梦一般的喜筵,

    不为的是你的欢欣;

    他撒开手

    一掬璎珞,

    一把落花似的幻变,

    还为的是

    那不定的悲哀,

    归根儿蒂结住

    在这人生的中心!

    一阵萧萧的风,

    起自昨夜西窗的外沿,

    摇着梧桐树哭。

    ──起始你怀疑着:

    荷叶还没有残败,

    小划子停在水流中间,

    夏夜的细语,夹着虫鸣,

    还信得过

    仍然偎着耳朵旁温甜。

    但是梧桐叶带来桂花香,

    已打到灯盏的光前。

    一切都两样了,他闪一闪说,

    只要一夜的风,一夜的幻变。

    冷雾迷住我的两眼,

    在这样的深秋里

    你又同谁争?

    现实的背面──

    是不是现实?

    荒诞的──

    果属不可信的虚妄?

    疑问抵不住简单的残酷,

    再别要悯惜流血的哀惶,

    趁一次里,要认清──

    造物更是摧毁的工匠。

    信仰只一细炷香,

    那点子亮再经不起

    西风沙沙的

    隔着梧桐树吹!

    如果你忘不掉,忘不掉那──

    同听过的鸟啼,

    同看过的花好,

    信仰该在过往的中间安睡……

    秋天的骄傲是果实

    不是萌芽。

    生命不容你

    不献出你积累的馨芳,

    交出受过光热的每一层颜色,

    点点沥尽你最难堪的酸怆。

    这时候──

    切不用哭泣,或是呼唤,

    更用不着闭上眼祈祷

    (向着将来的将来空等盼);

    只要低低的,在静里,

    低下去

    已困倦的头

    来承受,——承受。

    这叶落了的秋天,

    听风扯紧了弦索自歌挽。

    这夜,这夜,

    这惨的变换!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yuedu/170713/82357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