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归的爱情〗夜归 [爱情故事]

  • 分享人:花季花祭
  • 时间:2017-08-11
  • 专栏:夜归的爱情

    乌云吞噬了天边最后一丝云彩的时候,她正满怀期待得等男人下班,盘算着该吃点什么犒劳下辛苦了一天的男人。电话响了,男人说他晚上不回家吃饭了。挂断电话,女人的心思积极的跳跃起来:他晚上不回来了?有饭局?轻轻的叹了口气后,女人失望的想着男人回来时又该很晚了吧?她刚的好心情被这个电话搅碎了。她的思绪已随着这个电话飞到了不知名的地方,找不到安置处。

    忐忑了许久,女人终于劝服了自己,安静的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嘈杂的声响倒也让她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当她忍不住打了第一个哈欠的时候,时钟已经转到了11点半。女人不由的想着:这时候男人该要回来了吧?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她不禁愤恨起组织饭局的人来,若不是他们,这会男人该在家陪她看电视呢!进而她又数落起中国所谓源远流长的酒桌文化的罪恶来,让那么多的中国人活生生的扼杀在酒杯和饭碗里!这简直燃起了她心中的怒火,因为她的脑中已经闪现出那些酒醉后的种种丑态,那些足以扼杀掉所有美感的形象。这怒火烧的她赶紧给男人拨了个电话,电话里悠扬的音乐声充斥着她的耳膜,她却在焦心着男人怎么还不接电话。女人心里翻腾的更厉害了,她那些知名不知名的担心或愤怒都一股脑的纠缠着。连续拨了几次以后,电话里仍然只有那孤寂的音乐声在回应着女人的狂怒。这又激起了她那倔强的固执,她一遍又一遍的拨着电话,她坚信男人总会听到的。

    电话信号带着女人的焦急传播了出去,男人那头终于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里男人迷离的声音,一句简单的“喂”就消解了女人心头所有的焦躁不安,得知男人已经准备回家时,女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时针又慢慢的转了一圈,女人躺在床上,想起了以前她对男人说过的话,说她讨厌喝醉酒的人,说希望他在外面能尽量少喝酒就少喝点,然后例数喝酒的种种坏处。她以为男人会因了对她的爱而尽量听她的。可偏巧现实总不如人意,想少喝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在她静静的仔细想着这些事情,发现她自己以为的那些权威已经毫无效力了,她开始恼恨起自己来,肯定是自己的态度不够强硬,男人没有充分理解她的态度。她决定了。她决定等男人回来时要狠狠的发一通脾气,并想着如果以后他再醉醺醺的回家来,她就不理他了。她的思维转的很快,想了很多,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纠缠狂躁的音乐像要把人撕裂一般的左右晃荡,也把女人从迷糊中揪醒了。她没好气的问男人在哪,男人在那头笑嘻嘻的说在回家的路上走着呢!听到这话,女人迷糊的头脑又开始异常活跃起来:怎么还走路呢?哦,走路那可还要过马路呢!她继续问男人在哪?男人回答说不知道。这下她的心里已经完全迷乱了,她脑袋中那些所有的问题突然一下子全部涌上她的嘴里,可她还没来得及问完男人已经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女人心里已经澎湃的无以复加了,他想着男人这么醉醺醺的在路上肯定很危险呢?车祸?抢劫?这一连串的字眼全往她脑子里蹦,容不得她冷静的思考。她简直不敢想下去了,急匆匆的跳起来,从衣柜里抓出那件及膝的羽绒服,把它穿在睡衣外面,穿着毛拖鞋就急吼吼的跑出去了。

    夜已深了,小区门口的保安在烤火取暖,女人一路跑过去,倒也丝毫感觉不到冷,也没来得及注意门卫那惊异的眼神,他们是在纳闷着这小女子为何半夜三更一个人往外跑吧?她现在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的盘算了吧?从男人下车的地方到小区里倒也不远,女人在小区门口张望着,估摸着男人的脚速,期望男人的身影能早点出现在她的眼眶里。仿佛过了很久,路的尽头还是一个人影也没有,女人不禁的往前走。走了一小节,她似乎想起了门卫那关心的眼神,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哦,小区外是个在建的小区,里面住着那些勤劳的建筑者们,但也让她不由得想起那些关于建筑者们的危险讯号。她犹豫着该不该继续往前走。但这犹豫只存在了几秒就被女人掐灭了,她想起小时候一个人半夜也敢往外跑的,而且她还相信人性本善的。

    下过雨后的马路混合着翻出的泥土成了泥浆裹在女人的鞋底,她踩着这啪嗒声一步步的往前走,四周安静的让人冷漠,只有那昏黄的路灯孤寂的直立着,数着女人单调的步伐。小区在山上,到马路上需要下坡。女人都到坡下也没有看到男人的影子,女人忍不住又给男人打了个电话。可惜电话刚接通,手机就因没电罢了工,女人又开始懊恼出门时没有注意这个问题。

    女人在路灯下,她想着就在那等吧!路上偶然走过一群男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深夜里听起来格外刺耳,落到女人耳里就变成了某种警觉讯号。因了这虽不明亮但还亮着的路灯,女人觉得自己至少还有足够的勇气继续等待。还是不见男人的踪影。女人又开始担心起来了。她决定拐过那个弯继续往前走。她昂起头,挺挺胸,让信心鼓舞着自己往前走,她认为一身正气能给人不容侵犯的感觉,仿佛人鬼都无法伤害她似的。就在女人思想着这些的时候,她听到了男人轻声的呼唤,斜对面站着的正是那个她现在既爱又恨的男人。她呆看了男人几秒,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对男人诠释她想说的话语,也不知道是该高兴终于看到男人安全回来了,还是该忿恨他,这些都只能在她心里折腾,她只是慢慢的牵了男人的手便往回走。

    男人看着女人冷静的面孔,深感意外,也夹杂着些异样的情感。他注意到女人穿的拖鞋,这拖鞋让他想到了更多。一路上,男人只是一直像个孩子一样追问着她:“你怎么穿拖鞋就跑出来了?”听到这话,女人霎时觉得心里各种味道都倒出来了,和稀泥般的搅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

    进了小区,在男人的强烈要求下,他将她一路背到家门口,然后气喘吁吁的说女人再胖点他该背不动她了。到家了,粉红色的灯光让卧室里洒满了温馨,女人躺在床上,想起了自己之前的谋划,想着想着该泡汤了,再回想刚才的经过,心里不禁涌上一阵酸楚。男人将女人紧紧拥在怀里,什么话也没说,女人也只是温顺的窝在男人怀里想着那一次次的心里战争。突然,女人觉得脸上一凉,然后听到男人沙哑的声音:“宝贝,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女人低着头不说话,男人顿了顿说:“以后不要在半夜跑出去接我了,好不好?”听到这话,女人霎时觉得所有的委屈都有的了发泄的出口,她的眼泪忍不住的直往外流,全流进了男人的心坎里……夜深了……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yuedu/170811/22106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