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自己出征〗《为自己出征》读后感

  • 分享人:不落城不夜城
  • 时间:2017-08-13
  • 专栏:为自己出征

    人生即故事,故事即人生。

    穿着金光闪闪的盔甲的骑士不是他真正的自己,盔甲下面那个人才是。同理,深奥或浅显的心理学知识有时,是心理咨询师的面具,然而,治疗师最有价值的工具,恰恰是自我。我努力地对自己下手,虽然伤痛,但只有我们深深地了解自己,了解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也会有卑鄙、孤独、彷徨、怀疑、嫉妒等一切阴暗,我们才能真正的理解他人的愿望和冲动。

    故事非常简单,讲的就是一个骑士,醉心于象征成功的盔甲,醉心于追求成功、帮助别人——杀掉巨龙、拯救公主,结果弄得盔甲长在身上脱不下来了。后来连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忘了他长什么样儿,他妻子难过地不想跟他过了。没办法,骑士只好去寻找脱下盔甲的方法,于是,也就走上了寻找自我之路。一个短小的故事,却明心见性,直指人心,如同一面镜子,照出了我,照出了你,照出了芸芸众生:

    一、他认为自己心地好、善良、而且充满了爱。他要做所有心地好、善良、而且充爱的武士会做的事,向一切心地坏、卑鄙、又可恶的武士挑战。

    生活中我们越想得到别人的肯定、别人的接纳,就越是得不到。为什么?因为种种原因是来自于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觉得只有他们接纳、肯定我们,我们才有价值。然而,来自他们的接纳和肯定却那么少,让我们总感觉没有满足他们的希望(父母亲的、老师的,你希望肯定你、接纳你的那些人)。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我们不爱我们自己。

    “我要证明,我是个心地好、善良、又充满了爱的武士。”

    “如果你真的是心地好,善良,又充满了爱,为什么你还需要去证明呢?”

    当一个人的善良、心地好、而且充满爱需要证明,需要强调的时候,恰恰证明他已经远离了心地好、善良和爱。老子在《道德经》说:“上德无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很多父母,常常苦口婆心地教育孩子要孝顺,父母很不容易,要学会感谢父母,窃以为,养孩子是父母应尽的义务,苦口婆心地强调父母的不易与付出,恰恰是自私与恐惧的表现:担心年老之后的无人照料,担心孩子将自己置之脑后的抛弃。

    生命原本可以轻松、可以快乐,是由于我们的担心、我们的焦虑,所以让它变的好沉重。这沉重来源于——我们自己。

    二、他最喜欢的事,还是去拯救受难的美丽公主。他有个让人讨厌的习惯,就是主动去搭救美丽公主,不管她们需不需要拯救。

    读完此句,不禁汗颜,想起了初学心理学时的自己,以及现在有些初学心理的同行们,

    那么热切地帮助别人,不管别人需要不需要。当遭遇别人的拒绝或否定时,还跟骑士一般很哲学地安慰自己:“毕竟人不可能讨好每一个人。”

    帮助别人,究竟是自己的需要,还是别人的需要?

    一吨汗!

    当内心升起强烈的助人愿望时,一定先问问自己:这是我的需要,还是别人给予我们了施加援手的权力?

    二、可是,真正让这个武士声名大噪的,还是他的盔甲。这套盔甲是国王赏赐的礼物。武士非常喜欢穿上他的盔甲,然后欣赏盔甲闪闪发亮的光芒。

    仔细想来,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盔甲,骑士的盔甲是国王赏赐的,而我们的盔甲也有形形色色的来源,有自己想方设法谋来的,有被别人强加硬套的,有认为自己应该的,还有无意识钻进去的。

    上周,参加一个咨询师的沙龙,我谈到自己看到一个妈妈非常恶毒地对待自己的孩子而不自知,于是,非常愤怒。坐我旁边的咨询师激动地说:你刚才说咨询师也可以生气,也可以伤心?原来,这个同行被咨询师的盔甲给套住了,咨询师应该是一个在各个方面都处理的非常好的人。可她甚至无法让自己已经读大学的儿子跟她透露心底的秘密,而且:“来访者坐在那里,说了那么多,可是我什么也帮不上。我就坐在那里,却什么也给不了别人。”无能感令她焦虑不堪。

    这个案例也反映了社会上的很多人对心理咨询师有着过高的估计:他们会认为心理咨询师能看透别人的心思,或者以为他能够随时随地为各种问题提供解决之道。咨询师认同了这身盔甲,就等于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套进了别人赐予的盔甲当中。

    梅林说:“你不是生下来就穿着盔甲的,这是你自己穿上的。”

    你一定要成为别人眼中的你吗?你一定要认同别人的看法与观点吗?这需要每个人仔细思考,小心验证。

    三、说真的,武士太爱他的盔甲,爱到不愿意脱掉盔甲。吃晚饭,他穿着盔甲,和朋友在一起,他穿着盔甲,甚至上床,他也穿着盔甲。终于有一天,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忘了他不穿盔甲是什么样子。

    “大多数的人都穿了一身的盔甲。”国王强调。也不像拯救公主那么好玩…… 第三章“我们设下障碍,来保护我们所谓的自我。然后,有一天,自己给关在自造的障碍后面,出不来。”

    盔甲无处不在。

    我们的职业分工、社会角色、知识背景、经验阅历,甚至性别、年龄都会变成我们盔甲,将我们牢牢束缚:

    记得刚刚走进婚姻不久的一天,老公冲我吼道:别整天教训我,我是你老公,不是你学生!当时的我非常震惊,原来,一不小心,我们每个人的职业角色会就会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伤害了别人而我们却不自知。

    还有一个女人,在家依旧称呼自己的老公为某某局长,潜台词她就是那局长夫人,恐怕离开局长夫人这个盔甲,她就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所在了。

    还有,为人父母者,在教育子女时,振振有词:孩子不管,他不就学坏了吗?在孩子面前永远扮演着高高在上的施与者与管教者的角色,这样的父母,生活中还还少吗?

    为人子女者,到了工作岗位,依旧无法处理好与领导同事之间的关系,习惯了被呵护、被照顾的角色,又如何能够在内心与他人平等相处呢?

    ……

    察觉自己,时时处处!

    五、茱莉亚直接去找武士:“我想,你爱你的盔甲甚过爱我。”她说:“你喜欢的,只是去拯救我而已,你当初没有真正爱过我,现在也不是真正爱我。”

    一个老师,逮过一个学生,当着办公室所有教师的面滔滔不绝地教育了那个孩子整整一个大课间,他实在太陶醉于自己的演讲,孩子走出办公室,一个鬼脸就把老师的苦口婆心给丢到了爪哇国。

    一个母亲,将自己的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坐下就给递水果,躺下就给盖被子,早晨一早起来就为孩子穿衣服。还有一个奶奶,送孩子到校之后,非要进孩子宿舍去给她四年级的孙子铺床单、洗水果,“如果我不给她铺床单,孩子怎么睡觉、怎么吃水果啊!”她们以为,这才是爱!“我真的爱你,”武士坚持,并且用力地拥抱她,差点把她的肋骨都弄断了。她们实在太陶醉于照顾者的角色,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剥夺孩子培养能力的机会。

    六、 “铁匠,”骑士说,“我有麻烦了。”“您就是个麻烦,先生。”铁匠像往常那样打趣他。

    一个妈妈,为自己儿子没有主见而苦恼,但是当带儿子上街买衣服时,儿子指着自己看中的一套衣服想买时,妈妈却从审美到价格到质量摆出至少一万个观点来证明孩子的选择不可取。

    困于问题的人们不知道,我们自己,常常是问题所在。

    七、独自一个人,骑着马,穿过无数的树林以后,武士得到一个结论——他其实不是什么事都懂。

    当我们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我们的心才能开始谦恭。

    知道为三个层次:不知己不知;知己不知;不仅知己不知,更知己已知。于是,不知己不知时不狂妄,知己不知时不气馁,知己不知更知己已知时谦恭。

    八、“也许你一直觉得,事情的真相是个侮辱。”梅林说。

    一个妈妈,能够接受自己很爱孩子的行为是源于自私?一个觉得别人都在欺负自己的人能否接受他的这些感受原来源于自己的自卑?一个幼年对父亲的酗酒深恶痛绝的人成年后却步父亲的后尘,成为一个彻底的酒鬼,他能否接受,他的行为是对父亲的认同,是源于内心对父亲深沉的爱?……

    很多人没有勇气接受真相。

    九、 梅林亲切地看了累得精疲力竭的骑士一眼:“你真幸运,你太虚弱了,不能逃走。” 因为“四处奔走让人学不到任何东西”。

    我们往往习惯于四处奔走,我们往往觉得只要不闲着就有意义、有价值,甚至当我们看到孩子安静地呆一会,发一会呆我们都接受不了。我们从来都没想过,其实四处奔走让人学不到任何东西。

    一个朋友说:忙,是我的借口,是我的自我保护。闻听此言,我心里对这位好友的自我觉察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们四处奔走,是否源于对孤独和思考的逃避呢?

    给自己适当的时空,静下来,思考,会更有收获。

    十、“当你和原力相连接的时候,过去,现在,和未来,是一体的。”

    世界上没有单独的一个人、一件事,所有的事物相互联系、相互影响。我们看到的一个人,不过是一段历史、一些关系的结果。用系统的观念,用过去、现在、将来一体的视角去看待问题,很多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十一、“那是因为你想用脑子来了解,脑子是有限的。”“而且还很聪明,”梅林加上一句:“就是脑子把你困在这套盔甲里面。”

    牙医看人时首先会注意到对方的牙齿,语文老师看别人的文章时,最擅长发现错别字,播音员跟人交流时,最容易察觉别人的发音错误,一个有精神分析学习背景的咨询师最容易发现来访者童年的创伤,而一个有家庭治疗学习背景的咨询师则最容易观察到家庭中的不对劲。知识与经验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生活,知识与经验同时也有可能成为阻碍我们发现问题的屏障。

    当我们依赖于过去的知识、经验来面对新的事物时,这些都有可能变成今天的束缚。

    十二 “有一次你说,我是因为害怕,才穿上这身盔甲的。”

    记得跟孩子们一起做我是谁的游戏,很多孩子只会写我是儿子、我是爷爷的孙子、我是哥哥、我是学生、我是潍坊人等一些陈述性句子。而一个校长,则把自己的社会角色罗列一堆。

    扪心自问,离开这些盔甲,能说明我们自己是谁吗?

    十三、“你为什么老用问题来回答问题?”骑士盘问他。“为什么不?”梅林回答。

    张梅玲老师告诉我们,好的“?”是一个“。”,之后还能带来“?”。真正好的答案能够启发提问者思考,真正的助人同样也在于能够调动来访者自身的力量,提升他们自我解决问题的能力,而非将咨询师自己变成来访者的拐棍。

    很多时候,很多咨询师接过来访者的球,认为自己有责任给出一个解决方案,实际上是将自己变成了对方的拐棍,助长了对方了依赖,强化了对方的无能感,真正的咨询师能做的就是陪来访者一起走过。

    十四、 “为什么你总需要答案,来满足你的脑子,而不就接受事情的真相?”

    常常,我们对知识的获取有着无穷的渴望,比如,下载N年也看不完的电子书,收藏无数个大师的讲座,参加无数的培训,不停地浏览刷新网页,追逐最新的潮流,生怕被时代所抛弃,这些,却令我们的盔甲更厚了一些,令我们离自己的内心更远了一些。

    十五、梅林了解地点点头,告诉武士,回去付出自己是件很美的礼物。“可是,”他说:“礼物之所以成为礼物,得看被不被接受,不然,就会变成两个人之间的负担。”

    爱不也如此吗?两情相悦是最美的事情,可惜,生活中,我们常常剃头挑子一头热,当我们满腔热情遭到对方拒绝时,通常我们会很受伤,很受伤:为什么好心不得好报呢?

    这就又回到了本文的开始,付出,究竟是自己的需要还是对方的需要?

    十六、“不要和别的鸽子打情骂俏,不然你会把纸条弄掉!”武士在后面叫着。鸽子瑞蓓卡把这种欠考虑的话置之不理,她知道武士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孩子写作业时,妈妈在一边叫着:要专心,不要粗心。孩子上网时,老师在一边唠叨:不要打游戏,不要浏览不好的网站。

    这令我想到一个好玩的事情,假如一个孩子在出生后,只要一看到厚厚的大字典,家长就在一边说,不要用字典打人,不要用字典打人,只要家长坚持不懈的说下去,看吧,迟早有一天,这个孩子会拿起字典砸人。

    骑士跟老师家长对孩子说话的口吻何其相似!

    十七、梅林说:“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的生活和思考,因为,那就是你给卡在这一堆废铁里的原因。”武士想了一想,如果他由原路回去,脱掉盔甲绝对没希望,那他一定会死掉。如果他走真理之道,至少还有希望。出去的路。” 听起来,这个一点

    时间变了,环境变了,我们还在按照原有的模式去应对,自然就会出现问题。恐怕这也是大人眼中孩子青春期“叛逆”的原因,归根结底不是孩子的逆反,孩子已经长大,而家长却依旧用对待小孩子的办法去面对自己的孩子,能不别扭吗?

    变是不变的真理。

    十八、“在真理之道上打的仗是不一样的——这个仗就是学习如何爱自己。这是一场崭新的圣战。这次的圣战,需要非常的勇气,比你以前所有打过的仗,加起来的还要多。如果你能鼓起勇气留下来,做你该做的事,这会是你一生中最大的胜利。”

    “从学习认识自己开始。”

    认识自己、爱自己,绝非想象中那么容易,这是一场艰苦的战争。

    十九、他仔细地观察了几只知更鸟,发现这些鸟长得不完全一样。他跟瑞蓓卡提起这件事,瑞蓓卡高兴地跳上跳下。“你开始能够看到生命有很多不同的形式,是因为你开始看到自己内心的不同处。”她咕咕地说。

    我们了解自己有多深,就能带领来访者走多远;我们的内心越丰富,我们察觉到的世界就越多彩。

    二十、骑士士向松鼠和瑞蓓卡承认,他有一点点失望——他本来以为会是座壮观的建筑,不料,沈默之堡看来就和其它观光宣传小册上的城堡没什么两样。

    瑞蓓卡笑着说:“出去的路。” 听起来,这个一点当你学会了接受而不期待,失望就会少的多。”

    瑞蓓卡说:“动物接受,人类期待。你从来不会听见一只兔子说:‘我希望今早太阳会出来,我好去湖里玩。’如果太阳没出来,也不会破坏兔子的一天。不管晴天,或是下雨,他总是快乐的,光做兔子他就很高兴了。

    一个孩子来咨询,她说我穿上最漂亮的衣服,以为能得到别人的夸奖,可惜,没有。

    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对别人的期待导致了自己的失望。

    二十一、“沉默里所包含的东西,不只是不说话而已,”

    沉默中蕴含着生长,沉默里有思索,有内心的独白,谁说沉默不是一种表达?沉默,有时更是一种能力。

    二十二、国王回答:“我发现,只要我和别人在一起,我就只会把我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而不会把障碍放下,让自己看看想要隐藏的是什么。人要独处,才能脱掉自己的盔甲。”

    一个朋友告诉我,职场上混久了,感觉自己要分裂了,嘴里说的总不是自己心里的话。这话的背后,有着深深地恐惧。

    为什么,我们那么看重别人对我们的看法,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武士说:“不过,我不能到处只说我想说的话,和只做我想做的事,这样,没有人会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内心有着很深的敌意,很强的攻击,很多的压抑,很多我们自己所不能接受的丑陋,我们怕别人知道之后离我们而去?然后,我们就用我们的一生去讨好周围所有的人,希望别人喜欢自己?

    迎合别人的结果是,离自己的内心越来越远,活得就越累。

    二十三、武士终于承认一件他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事——他害怕独处。也不像拯救公主那么好玩…… 第三章他得到一个结论:他这么喜欢说话,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面对独处的恐惧。

    生活中,我们热衷于那些热闹的聚会、繁多的活动,甚至忙不完的工作,是否,都是为了逃避孤独这一人生终极课题?

    二十四、他突然醒悟,他花了这么多时间想以前做过,和将来要做的事,却没有享受此刻他正在做的事。

    我们为了理想而打拼,想着理想实现的那一刻,我们才能快乐;我们想着过去的忧伤与痛苦,不断自怜。

    可是现在呢?当现在也变成过去,我们是否又要后悔呢?活在当下。

    二十五、没有想任何事情,没有和自己说话,他静静地坐下,倾听寂静。他发现,以前,他从来没有认真去听过——不论听任何事,或任何人。

    现在他才了解,茱莉亚曾经多么努力的想和他分享她的感觉,他也从未真正的听过她说话——特别是在她伤心的时候,她的悲伤提醒了他,他也同样的不快乐。事情上,武士习惯穿着盔甲不脱下来,好扰乱她悲伤的声音。他只要把面盔拉下来,就可以拒茱莉亚于千里之外。

    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老公非常地不快乐,为一点小事就开始发火,还常常独自叹气。我的心里也充满了悲伤,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那么积极地活着,而自己人生的伴侣却是那么地消极?

    终于,在又一次听到他的叹息之后,我忍无可忍地指责他,说他的消极,就像垃圾桶,污染了整个家庭。

    没想到,他说到:你整天地指责我,我让孩子练琴你指责我,我上网玩个游戏你否定我,我精心饲养的兰花开了你看都不看,我泡好茶等着你,却总也不见你影子,你回家之后就挂在网上。我知道你忙,可你有多久没跟我一起聊聊天了?你知道我戒烟多久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戒了烟的?你什么时候在乎过我?

    我愕然。

    是的,是我错了,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承受着我的忽略,他一定很孤单,一定很痛苦。好久,好久,我将他晾到一边,忙着我所谓的事业,充实着我所谓的精神食粮,然而,我却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他,忽略到一边,逼他自得其乐,还怪他脸上没有笑容。

    是我的指责,拉大了女儿跟他的感情,当我享受着女儿与我的亲昵时,我又何尝体会到他的伤心和孤单?是我,太残忍,太自私。 “第一座城堡叫沈默之堡,第二座叫

    深深愧疚。

    二十六、在那时,就像他允诺过的,梅林立刻出现在面前。很显然,武士逮到他正好在洗澡,因为法师全身光溜溜的,除了那把长胡子外,什么也没穿,而且全身都在滴水。“没关系,”梅林说:“我们法师必须要把这些小小的不方便,当作理所当然。”

    以前,总会努力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完美,梅林,却用自己的狼狈告诉骑士,有时不完美,更能让我们接近真实。

    二十七、“出去的路。” 听起来,这个一点人不必为了自己能像个人一样而感到自傲,这就像瑞蓓卡为了会飞而骄傲一样无稽。瑞蓓卡能飞,因为她生来就有翅膀,你有感觉,因为你生来就有心。”

    把本能当做资本,恰恰证明了自己的浅薄与狂妄。

    二十八、 “你有没有把需要当作爱?”一个想法突然灵光大作地闪过他的脑海——他需要茱莉亚和克斯的爱,因为他不爱自己。这真是令人震惊的发现,他了解到,如果他不爱自己,他也不能真正爱别人。

    一个全职太太,孩子一放学就开始辅导孩子功课。当孩子转到我们学校的时候,每次孩子上学时间,她跟儿子在校园门口总会难舍难分,孩子哭着喊着不进校门,她哄着劝着却怎么也舍不得放开孩子的手,当我跟她聊起来的时候,她眼泪汪汪道:孩子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家里,无事可做,实在躁得慌。

    还有一个妈妈,全天候监督孩子学习,甚至孩子在校上自习,她都会偷偷到教室外去观察,当我问她,假如孩子努力了,但是最终的结果成绩依然很一般,你会如何看待这个结果?她顿了半天,说到:那我就没脸见人了。

    你说,这是爱,还是需要?

    二十九、他了解,如果他想把这些特质呈现出来的话,只要承认这些特质就可以了,因为它们一直为他所有。

    还有什么能比自然更美?

    三十、大出武士意外的,在光线下,知识城堡里只显现出一个很巨大的房间,而不是许多小房间。“山”说:“这是知识之堡的标准建造格式,真正的知识是不分类的,因为所有知识始于同一个真理。” 在微弱的光线下,她正指着墙上一块

    当我在地理课堂上跟孩子们讲述丝绸之路时,孩子们说:老师,你在给我们上历史课吗?当我给孩子们讲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孩子们惊讶地问:老师,咱的地理课怎么变成了语文课?

    是啊,是啊,教室内,一会物理、一会儿数学、一会儿英语、一会儿语文,老师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孩子们幼小的头脑中习惯了把知识一块一块地分割开来。

    我问孩子们,是不是你们在超市里挑选商品时,我们的脑子在不停地转换:看到产地,脑子里就冒出地理课本,看到价格,脑袋里立刻出现数学课本,看到包装,立刻想到美术或者几何?

    孩子们笑了。是啊,学校里为了便于掌握,我们将知识分门别类,但生活实践中所有的知识是相同的。真正的知识是不分类的!说得多好!

    三十一、关于野心:,此人对于节省照明费用倒是很在行。 武士承认:“我总想做王国里最优秀的武士。”前路之光。”武士想,不管经营城堡的人是谁“一点也没错,”梅林说:“这样你才能证明,你比其它武士来得优秀。”“这就是野心为什么会有问题的地方。在这么做之后,他通常都会伤害别人,这也是野心之所以变成竞争的时候。”

    “这就是我们要向苹果树学习的地方,这棵树长成一棵壮观,完全成熟的样,结出美好的果实,并且把果实大方地施给所有想要苹果的人。”

    如此,我们就能享受真正的存在。

    “www.niuBb.coM”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yuedu/170813/30756334.html